内向型超级大国

编辑:小的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4 16:15:19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中国发展迅速,取得了巨大成就,虽然中国面临的难题和矛盾显而易见,但几乎没有人怀疑中国会成为21世纪一个主导全球的“超级大国”。德国前副总理约施卡·费舍尔说中国将成为基本上属于内向型的超级大国。也正因为如此,它将奉行实事求是的外交政策。军事方面,中国主要将谋求区域内的霸权,以确保国家的统一。另外,为了维护执政党的地位,国内经济、社会改革也很关键。
中文名
内向型超级大国
词    性
名词
评    论
成为隐性超级大国
出    处
新加坡<联合早报>

目录

内向型超级大国评论

编辑
评论 外媒:中或成为隐性超级大国
或许中国并不会成为一个类似美国和苏联那样的超级大国,而可能成为另一种类型的超级大国:“隐性超级大国”即“内向型超级大国”——在许多方面主导全球事务,但并不会对美国霸权地位构成实质性威胁,更不会替换美国。把中国假定成为一个正在崛起的“超级大国”可能并不正确,因为中国和印度的崛起很可能只会将西方主导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继续传承下去,而不太可能建立一种全新的政治文化和价值体系。
这种崛起与15世纪大英帝国征服全世界和二战后美国统领世界有明显不同,中国和印度当前都还不具备一种可以征服全世球的文化体系和价值观念。中国的崛起很可能只是经济势力壮大后国际地位的自然提高,不会对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构成实质性冲击。
自15世纪以来历史学家和国际关系学者已经形成了一种固定的思维模式:经济崛起必然带来政治崛起,随之而来的军事征服和文化价值观念的传播。这种模式已经不能适应今天的世界。单纯的经济实力壮大并不足以支撑一个超级大国的崛起,真正有影响力的是文化观念和价值体系。真正让大英帝国在15世纪树立起全球霸权的是内燃机技术创新带来的工业革命而不是皇家海军,同样美国的全球霸权地位也不是依靠军事强权和核威慑而是信息技术和空间技术带来的新技术革命。
当前中国和印度都还不具备这样的实力,而且在可预见的将来这两个新兴发展中大国具备这种实力的可能性也很小。苏联解体已经证明了单纯依靠军事强权谋求全球霸权的失败。
即使中国不会成为一个替换美国地位的超级大国,但是中国肯定会成为一个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大国,因为中国有13亿人口,这样庞大的人口规模足以使任何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变为可能。
文章 中国将成“内向型超级大国”

内向型超级大国文章

编辑
新加坡<联合早报>2010年10月12日刊发德国前副总理约施卡·费舍尔的文章,题为“超级中国”。文章全文如下。
中国快速和成功的发展,毫无疑问地将让它在21世纪的国际舞台上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事实上,尽管面对许多艰巨挑战,中国甚至可能成为世界霸主。
然而,假设重新成为所谓的“超级大国”的中国、印度等,将延续老一代西方列强的传统却是错误的想法。我们将必须同不一样的超级大国打交道。
自15世纪末欧洲各国开辟航路、征服世界以来,史学和国际政治学界已经习惯了一种模式:军事、经济和技术力量将转变为对其他国家的影响力和弱肉强食,甚至主导全球和建立帝国霸权。
在20世纪时,情况的确是如此。两次世界大战后,美国和苏联取代了欧洲在国际上的地位。冷战以及1989/1990年后美国确立全球霸主的地位,也遵循了这个模式。
但我相信,中国的崛起将不一样。这是因为它庞大的12亿人口,将对其政府和领导人造成巨大的压力。在出现重大的根本改变时情况更是如此,而这正是中国目前的处境。
透支国家内部政治结构的长期危险,让中国不太可能施行强权外交。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的霸主地位便不会被取代,除非和直到它放弃这个角色为止。
这听起来似乎很简单,却会对本世纪的国际格局产生深远的影响。
决定中国战略的核心利益是国内现代化、执政党地位的持续稳定和国家的统一(包括台湾)。这些考量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将不会改变。
所以,中国将成为基本上属于内向型的超级大国。也正因为如此,它将奉行实事求是的外交政策。军事方面,中国主要将谋求区域内的霸权,以确保国家的统一。另外,为了维护执政党的地位,国内经济、社会改革也很关键。
对中国领导人来说,这意味着经济增长长期维持在每年10%左右至关重要。否则,由农业转向现代和工业化社会的快速和根本改变,将不能在不动摇体制稳定的情况下进行。
但把焦点放在国内发展,也会在内部和外交上,带来重大的政治影响。就国内来看,鉴于其巨大面积和所需的GDP增长,中国将成为首个被迫追求“绿色”经济的国家。否则,它将很快达到“增长极限”,面对生态灾难及其所带来的政治后果。
未来,中国将成为最重要的市场,不仅决定我们生产和消费什么,也将决定我们如何生产和消费。以传统汽车转变为电动汽车为例,尽管欧洲厂家存在主导市场的幻想,但发挥决定作用的其实是中国而不是西方。西方主要汽车商所能决定的,只是要不要作出改变以求生存,还是像其他老牌西方工业一样:选择到发展中国家中去。
就外交而言,为确保国内经济成功转型,中国将力图从外国获取原料并打入海外市场。然而,中国政府迟早会意识到,美国的“全球监管者”角色对中国的外交利益来说是不可或缺的。这是因为中国和其他国家难以承担这一重任,如果没有美国,国际秩序将会崩溃。
美中协同合作的格局也会出现争端,其作用大概也仅限于缓解危机及不时出现的经济、政治上的对抗局面,就如目前因为双边贸易不平衡所带来的冲突。但从战略角度来看,双方还将在一段长时期内维持相互依赖的关系。这种关系在某些时候还可能呈现在政治上,引起其他国家的不满,尤其是欧洲国家。
欧洲必须在国际舞台上展现其实力和捍卫其利益,才可能改变这个发展过程。这或许也是中美“两国集团”所乐意看到的。然而,欧洲目前力量有限且过于分裂,各国领导碍于本国战略利益而不愿追求共同的政策,让欧洲不能有效地在国际上发挥影响。
词条标签:
非社会 社会